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鬼祖与洛璃
鬼祖与洛璃

鬼祖与洛璃

在一间幽暗的密室,一个绝色女子被绑在一张大床上,她的四肢竟然都被绳索给拉住……她的身材纤细,身着紫色的战裙包裹着她丰满的身材,少女的皮肤更加诱人,一尘不染,玉手垂落着,一头银色长发却散落在肩上,更有几分凄美之感,天下第一美人名不虚传。

  「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看到你的样子真让人迷醉啊,洛皇。」一道阴鹫却又带有戏谑的声音响起。

  「我这是....在哪里?」

  床上少女微微动了动睫毛,不一会,终于勉强睁开眼睛,看到这周围的一切忽然惊呼:「到底怎么回事?」那位阴鹫声音的主人慢慢走向少女:「洛皇似乎忘记了三日前三大神族长带着族人,总攻洛神族呢?洛皇以一人之力力抗三大族强者,那等风采令我好生佩服呢。」说着一只干枯的手便摸上了洛璃的手臂上。
  「美!美!美!真是太美了! 真是有韵味!」老者不经感叹道,然后更加贪婪的抚摸着洛璃的身体。

  老者干枯的手让洛璃感受到皮肤上异样的触感,洛璃羞愤的说道:「拿开你的手!你到底是谁?还有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老夫乃一名散修,人称鬼祖,当日看洛皇与三大神族斗的水深火热,就不禁来掺一手,然后竟很幸运的劫到了当今第一美人洛皇您啊!」鬼祖戏谑的说道看着洛璃的眼中带有几分狂热。

  身为洛神族的下一任女皇,自然对各种各样的强者有很多了解,鬼祖的名声他自然听说过,这位鬼祖拥有这地至尊大圆满的实力,而且曾经从一个天至尊的追杀中活了下了,可以说是天至尊之下无敌手的存在,不过他却是一位好色之徒,糟蹋过无数少女,被她玩弄的女人不下百位,而且每一位被他糟蹋的少女要么是凌辱至死,要么是从此神志不清变成疯子。如果不是拥有着一身地至尊大圆满的实力过硬,恐怕早被大陆上的人讨伐了。「那牧尘呢?还有我的族人他们怎么样了?」洛璃此时居然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处境,反而更加担心起了牧尘。
  「哦!你说的应该是那个下位地至尊的小子吧,他可还真是厉害,居然凭着下位地至尊的实力战胜了五位下位地至尊,最后更是带着洛神族撤退,啧啧~~真是后生可畏啊!」

  「太好了!」听到牧尘没事,洛璃的心瞬间转悲为喜。

  「呵呵!是啊,不过洛皇大人接下来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说着老者伸出双手撕扯着洛璃的战裙。

  「你在干什么,快停下啊!」洛璃喊道。

  「洛皇大人,我不脱你衣服,又怎么玩你呢,您还是乖乖认命,让我好好的玩玩你把!」

  布料一点点减少,洛璃肌肤触碰到了空气感觉更是阴冷,令她战栗,她更加剧烈的挣扎着。其实像鬼祖这样的地至尊想要解开一件装饰圣物,单凭雄厚的灵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了,但鬼祖更想看看洛皇慢慢走向堕落的样子。终于战裙落,洛璃身上只剩下胸衣、内裤、丝袜,那令天下男人为止疯狂的完美躯体,让鬼祖下意识的都咽了咽口水。原本高贵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瞬间变得性感妖娆。鬼祖神念一动,整个密室瞬间晃动起来,原本绑住洛璃的绳索被慢慢拉动,洛璃的玉腿瞬间被分开一百度,洛璃整个身体慢慢立起来,然后房间的四面升起了几个黑色的台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各式各样的鞭子错落有致的叠放在一起,还有蜡烛。此情此景甚是恐怖,让洛璃不禁感到害怕。

  「你要干什么?」洛璃颤颤的说道。

  「你说呢?我美丽的洛皇大人!」

  鬼祖从身后的黑色台子上,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球,球上面都是一个个大小相等的小洞,然后还有四根纽带。洛璃看着这个黑色小球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发现这居然是一件极为不俗的圣物,鬼祖还没来得及去想着件圣物到底是什么就将这黑色的小球直接绑在了洛璃的口上,洛璃想要挣扎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根本说不出话

  「这乃是老夫曾经机遇得到的一件中阶圣物,能够让你在虐爱中封住灵力,身体变得极为敏感,还能增强你对性欲的追求,到时候任你是什么圣女都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欲女!老夫可是凭借着这个东西才能与无数的女子交合的呢!它可是我最宝贝的东西,今天用在洛皇身上也不算辱没了它的名声!哈哈哈~」
  鬼祖忽然探身下去,竟然用肮脏的嘴巴直接含住洛璃的玉足并用舌头舔弄着。

  「嗯嗯~~真香,不亏是美丽的洛皇大人。」洛璃刚刚才经历过了一场大战,此时灵力又被封住,不能用灵力来排除原本战斗留下的汗味,再加上洛璃穿的丝袜,所以洛璃的脚上体味十分的浓郁,这在鬼祖这样的色鬼眼里就变成了最美味的食物!

  鬼祖顺着玉腿往上舔着,直到整条玉腿上都沾满了鬼祖那恶心的口水,但此时这样的洛璃又别具美感。洛璃也是在极力的挣扎着,在她的心的只有牧尘一个男人可以拥有她,除了他谁都不可以!身体一直反抗着,但如今她灵力已经都被封住,跟一个普通的女子没有任何区别,又怎么会是这个老淫魔的对手?

  慢慢的鬼祖已经探索到了洛璃的神秘地带,鬼祖隔着内裤用手指不断磨着着洛璃的阴户,揉捏着洛璃那粉色的小豆豆并拉扯着,内裤布料的丝绸与洛璃的肉体不断摩擦,一种酥麻的感觉如同触电一般充斥着洛璃的神经。鬼祖忽然用灵力震爆了遮挡住肉穴风光的内裤和胸衣,洛璃完美的身体便全部一览无余展现在了鬼祖的面前,两只玉兔圆润而坚挺,丰满并柔软仿佛用手轻轻一捏就能挤出乳汁来。洛璃的小穴上光洁美丽,粉嫩嫩的,散发著处子的幽香,如同一个仙女洞一般散发著无穷的诱惑力,洛璃现在毕竟只有十七八岁,洞口一条细长的肉缝。鬼祖看到眼前的场景立刻伸出一只的手指,然后将灵力注入,缓缓进入洛璃紧窄的腔道中,里面已经有了一点湿意,手指在里面不断搅弄着,灵力如果针一样刺激着洛璃,嫩肉在收缩颤抖着,却把鬼祖的手指包裹的实实的。

  鬼主将沾上淫液的手指伸了出来,在洛璃面前晃了晃。鬼主心中充满了得意,抬头看向洛璃精致的面容,想看到他淫荡的样子。可却失望的看到她俏脸上一片冰冷,眼神里凝实的杀意,让人感到冰冷刺骨。鬼祖顿时感到愤怒,自己多年的淫技既然在别人面前失手了,他一掌拍在了洛璃的肉穴上,直接打的肉穴变成紫红紫红的。

  「啊!好疼!」洛璃不禁娇呼道。

  洛璃现在毕竟只是平凡女子的体质,这一掌下来让洛璃险些承受不住。
  「哼!不亏是洛皇居然这样还能保持着神志清晰,不被淫欲给侵蚀,不过只有你这样的冰美人调教起来才有意思!」

  说着鬼祖忽然拿出一根紫色的角,上面居然还带有密密麻麻的小尖刺「这可是紫晶雷兽的角,成年紫晶雷兽可是拥有着天至尊的实力,而这枚角是我一次游历,所遇到的一头受重伤的紫晶雷兽,我使劲浑身解数才把它杀了,后来借助他的身体和造出了这个紫晶魔角。这角身上附带着强大的雷属性的能量,是最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攻击性武器之一,倘若把放入你的....嘿嘿。」鬼祖阴邪的笑道。

  说着鬼主将紫晶魔角,慢慢伸入洛璃的蜜穴中,魔角上强烈的能量波动让洛璃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魔角进入的蜜穴中,先让洛璃感到了一阵阵的酥麻,接着就是强烈的震感,这种感觉如果十万只蚂蚁涌入穴中酥麻与震动,让洛璃开始呻吟起来,但因为口塞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鬼祖看到后淫荡的笑起来,然后居然伸手把洛璃口中的口塞摘下来,刚刚摘下洛璃就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鬼祖当然不是要放过洛璃,这时鬼祖忽然把紫晶魔角上输送灵力,紫色雷电能量瞬间暴动起来,在洛璃的蜜穴中翻涌。

  洛璃被突如其来暴躁的雷能量给吓到了,原本紫晶魔角只是有种酥麻的感觉,而现在这些暴动的能量却仿佛要将洛璃的蜜穴撕裂了一般,这种钻心的痛简直让人绝望。

  「啊!啊!快停下来不要啊!!!我....要死了! 快停下来啊!」洛璃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痛苦的喊道。在这暴动能量的刺激下洛璃的蜜穴,不断喷涌出粘稠的淫液。

  「小美女你不是很犟么?这么样很舒服吧」

  洛璃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了,又麻又痒又疼无法形容的异样感觉和让她变得迷离起来,眼睛不禁的往上翻白,此时就像一条死鱼一般。口中喃喃道:「求...求...你,快...拿..走..它,只要你...拿走它...做什么我都愿意。」

  鬼主自然不会真的让洛璃这样的美女就这么死了,他将大手深处洛璃的蜜穴将魔角的能量调小,伸进去的时候还不忘记在里面捣鼓一下。

  「洛皇刚刚说的话我可都听到了哦,请洛皇千万要听话,不然我会再次让洛皇享受一下刚刚的滋味的!」

  这是鬼主拿出两根细针,竟然就这么直接的扎向了洛璃的乳头,两根戏针穿过洛璃的乳头将乳头固定在针中间的位置。「啊...」洛璃发出一声凄惨的呻吟,两个乳房也起伏摇动起来,鲜血顺着乳房往下流。鬼祖双手攀上双峰的两侧不断揉捏着这丰满坚挺的艺术品,时不时还拉扯着洛璃那被针插入的乳头,挺拔的玉女峰和美臀圆润的曲线异常诱人,让鬼祖一阵心猿意马。洛璃心中悲愤无比,但却又怕激怒了鬼祖,「万一他再用刚刚的....」

  「千万不要动哦!这可是两个根涨乳针,也是件好东西哦!洛皇这奶子,真是好啊!」原本就十分丰满的洛璃乳房又突然大了几圈。鬼祖揉着洛璃硕大的乳房,看着洛璃凌乱的样子,鬼祖险些要把持不住上去直接干她的冲动。但鬼主毕竟阅女无数,知道不能急于一时,要想让洛璃这种美女真正的臣服,这些还不够。鬼祖取来一个刑具,却是一副木制枷锁,把它枷在洛璃颤动的乳房上。然后按下木枷上的机关,木枷瞬间收缩起来。

  「啊……」洛璃再次凄厉地惨叫出来。几股鲜血从插着针的乳孔中喷射出来,溅上了鬼祖的衣服。

  鬼祖再次按下机关,木枷再次收缩起来。

  「啊……啊……」又是几股鲜血喷出,洛璃的头左右晃动,痛苦地喘息着。
  这非人的折磨让她眼前一阵眩晕,却并没有真正昏死过去。

  鬼祖本想再收乳枷,却见洛璃的双乳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也舍不得糟蹋了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于是取下木枷,抓住一根钢针,猛地向外一拔。

  血箭飞出,凌璧儿浑身猛一抽搐,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又拔出一根钢针。

  「啊……」洛璃只叫得这一声,便无力地挂在刑架上,浑身如同从水里捞起一般满是冷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鲜血还在不停地从两个乳孔中涌出。
  洛璃侧眼看了看火盆中烧得通红的烙铁,伸手拿起一只。「我来让你永远无法忘记这里的一切。」说着,把烙铁逼进了洛璃的左乳。「滋滋滋」煎油的声音响起,洛璃的再一次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而鬼祖却觉得还不够,拿出一个药瓶从药瓶中倒出粉末,然后狠狠的抹在洛璃的双乳上。「啊!...」绳索都在洛璃身体剧烈的晃动下颤抖起来。

  鬼主走到黑台边点燃了放在黑台上的蜡烛,看着燃烧起来的蜡烛,洛璃仿佛已经明白了接下来自己将要面临着,恐惧感再次蔓上心头。

  「能不能...别用它,你放过我吧,我已经够惨了!」洛璃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

  「做梦吧,我要让淫荡的洛皇好好享受一下一个做女人的滋味!」鬼主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拿起了燃烧的蜡烛来到洛璃身旁,将蜡烛缓缓倾斜,蜡汁顺着蜡身慢慢的流下来,洛璃已经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美肤就这么被残忍的摧残。此刻一秒的等待对于洛璃来说都是煎熬,蜡汁终于滴落在了洛璃的肩上,火热热的感觉刺激的洛璃,并带有一点疼痛,洛璃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肌肤完好无损,而滴下来的油凝固在皮肤上。在洛璃还在诧异的同时,第二滴第三地第四滴........蜡汁不断滴落在洛璃的皮肤上,而此时洛璃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快感,一种被人蹂躏的快感。

  「我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那么....」洛璃自问,「可惜如果这样对我的是牧尘就好了...」

  洛璃越想越夸张,连洛璃也想不到平常一向冷淡的自己居然会有这么想法。
  鬼祖忽然再次站了起来,拿起手中的皮鞭开始抽向洛璃的娇躯,皮鞭一下下如果刀子一般抽动着洛璃的娇躯,每打一下,洛璃白皙的皮肤上便会留下一道紫红色的痕迹。洛璃咬着银牙强忍着,皮鞭所带来的疼痛和魔角的快感折磨着洛璃的神经。洛璃终于抵抗不住了,开始惨叫起来,借此来缓解自己所承受的痛苦。但洛璃叫的越是大声而鬼祖就越是兴奋,更加用力的甩动皮鞭。

  「不要再折磨我了....」

  「哈哈哈,洛皇您的叫声真是太美妙了,真是淫荡啊,平时还装什么高洁,原来就是一个贱骨头!」

  「你...你简直就是卑鄙无耻!」

  「贱货,你居然还敢骂我!看我一会一定要让你欲仙欲死,让你成为我的胯下性奴,永远泡在我的精液浴缸里!」

  鬼主忽然伸出手来,如同鹰抓一般抓向洛璃的小脸,把她拉向自己,残暴的吻向洛璃,洛璃想要抗拒,小脚乱踢到鬼祖身上。而鬼祖直接甩手一巴掌打在洛璃的俏脸上,然后更加凶残的吻向洛璃,吻到了少女冰凉的芳唇,这次感觉让鬼祖欲罢不能,平常自己玩弄的那些俗脂艳粉跟洛璃这样的绝色完全没法比,简直觉得自己以前都是玩了狗了。少女的香舌不断躲避着,鬼祖的舌头舔着洛璃的银牙,终于鬼主抓到了洛璃的小舌,贪恋的吸吮着里面的甜汁。洛璃忽然想起「他刚刚不是还舔我的脚么?那我现在不是变相的亲吻自己脚了?」洛璃平时就有洁癖,想到这更是觉得恶心。但在鬼祖近乎疯狂强吻的情况下洛璃只能无力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差不多到时候了!」

  鬼祖两眼赤红的看着眼前的尤物,磅礴的灵力释放出来,震碎了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了雄健强壮,肌肉虬结的身体,鬼祖将角先生取了出来,然后双手撑开洛璃双腿用手臂撑着,露出已经湿透的粉红色还略带血色的蜜穴,巨大狰狞的巨龙杀气腾腾的抵在洛璃湿润的花瓣上。鬼祖向前倾身,将洛璃的双腿压到了自己的肚脐上,肉体的碰撞声不断响起。

  「咦!你居然还是处子之身!啊哈哈老天有眼啊,我真是太幸运了!」其他不提单是洛璃的身体绝美容颜就足以倾倒众生,而她的元阴更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的大补之物,只要能得到他,那么困扰自己多年啊天至尊瓶颈也将得到突破!鬼祖不禁狂笑起来,觉得叫洛皇抢到这来真是自己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

  「不要啊!」当自己的处女身要被破时洛璃才终于反应过来。

  「求求你,快停下吧,不要破我的身啊!」洛璃的眼角流落出了泪水,她此时想到的完全是牧尘「尘,为什么真正要我的人不是你呢?就因为当初我自己的矜持导致我把身体给了这个淫魔,尘我好后悔啊!」

  鬼祖将肉棒在紧缩的阴道内搅动着,不断用龟头磨蹭着这张令天下男人都欲破之而后快的处女膜,「哈哈哈,那些天至尊们都不见得有的了我这样的待遇呢,天下最美的女人居然最后落在我的手上。」

  残忍的凌迟,洛璃的理智已经被一点一滴的侵蚀。鬼祖也终于把持不住了,后退几寸,然后奋力向前一送,狠狠的凿穿他的处女膜。

  「啊~~~」下体的剧痛让洛璃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一朵朵小梅花从二人交合处冒了出来,失身的落寞和痛苦萦绕在心口,洛璃甚至想如果此时失去或许也就是解脱了,不过却真的对不起他了....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亦落。

  想谁,无言的泪。

  在洛璃仍沉浸在破瓜之痛中时,鬼祖却仍然激流勇进,不断的凶猛抽动着,「一百下....两百下....五百下....」每一次一出一进每一次都会带着洛璃的花瓣一开一缩的并且还带出不少淫水,鬼祖的阳精液终于再次一股脑的喷涌出来,注满了洛璃的小穴,并不断的向外流出。

  洛璃意识已经模糊了,但鬼祖仍然意犹为尽,想到了洛璃的后庭,他将阴具从洛璃那已经被撑大的淫穴中拿出,而取而待之的是一个银色的圣物:上面是一个像肉棒状的金属不过上面有一圈圈的条纹,下面像是一个装液体的壶。器物进入洛璃的身体便发出一声响,然后开始运作起来,肉棒状的金属一上一下的在洛璃的穴中抽动,而洛璃身体分泌出的液体居然都顺着器物的器壁滑下流到了壶中。不过一会壶里的液体居然已经装满了壶的三分之一。

  「啧啧,洛皇你看看你的杰作,多么淫荡啊!来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吧」鬼祖拿起了液壶,居然直接将其往洛璃的口中灌入。

  「唔唔唔~~咳咳~~」洛璃神志已经不清了,下意识的把这淫液咽了下去。「这到是什么东西?好恶心的感觉。」

  鬼祖也是来到了洛璃的后庭,粗暴的将整个巨根直接插入洛璃比蜜穴更加狭小的菊穴里,菊穴被强行撑大,肉体撕裂而流出一丝丝血流,鬼祖感觉在这里面肉棒几乎是寸步难行,但肉壁却不断挤压着,温暖着龟头。让鬼祖一阵暗爽,然后「啊!」的一声又再次射了出来。

  洛璃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发出声了身体不断的在抽搐着,眼睛几乎都翻白了。
  「来,含住它!」鬼祖托起洛璃的小嘴将硕大的肉棒直接塞入洛璃的鲜红樱桃小嘴里面,一只手抓住洛璃两只高翘的巨乳,另外一个手扯住洛璃的头发拉着她的头一前一后的让鬼祖泄欲。「噗呲~噗呲!」终于鬼祖再次发射了自己的第三发精华,在洛璃口中直接爆了出来,射的极多,灌满了他的小嘴,从嘴角边流出来,洛璃只觉得精液在嘴里翻腾,充满了每一个牙缝间,就仿佛用精液漱口一样。刚刚想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它们吐掉,而鬼祖却又用腿顶住了洛璃的下巴,让她只能这样咽下去。

  好不容易咽完了,鬼祖也将肉棒塞上去,洛璃再次将他垂软的鸡巴含住。「你..就..不..能..停...一...会..么?」鬼祖依旧丝毫没有理会,这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洛璃来说都这么漫长,要不是心中的执念一直支撑着洛璃,恐怕洛璃早已经死了。

  鬼祖将坚挺的肉棒抽了出来,将龙眼对着洛璃的脸庞然后射出了一股股精华,粘稠的白色液体溅射在洛璃的头发上,脸上,黏住她的睫毛,把她的眼糊住了张不开,然后慢慢滑下,汇聚在她小巧的下巴,再缓缓流下并顺着脖子流向了她的乳沟里,傍人看来或许都认为这是一个淫荡的欲女而不是绝代风华的洛皇。
  「我被颜射了么?」洛璃潜意识还在,心里这么想道。

  鬼祖终于也停止了,洛璃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昏了过去......在她昏迷过去的这段时间自己又不知道被鬼祖奸淫了多少次.....

【完】